若妻封面番号

若妻封面番号

惟其肺气先虚,而后湿热郁蒸于胸膈之间,致肺燥而失其清肃之令,水气遂乘其燥而相入,燥与湿合而成热,湿热相留欲分入膀胱,而膀胱不受,欲走于皮毛之窍,而腠理未疏,不能越行于外,遂变现黄色于皮肤也。 前方之中倍加黄二两,增入防风五分,同前药煎服,功未尝不同,但必须多服数十剂也。

然大肠虽不与心为表里,实与肺为表里,心火之盛刑肺,即刑大肠矣。十剂夜卧安,又十剂而怒气息,又十剂,虽遇可怒之事亦且不怒矣。

夫肝藏血者也,肝中有血,则肝润而气舒;肝中无血,则肝燥而气郁。精化之血,相火犹存,火性作祟,所以疼痛也。

心无肾水之济,则心添其热,而肾水更耗,久则肾畏心之取资,坚闭肾宫,而心不得不仍返于心宫,无奈心无液养,而烦躁之念生。 六味治肾,更加麦冬、五味以治肺者,非止清肺金之火也。

一剂病半痊,二剂病全愈。虽生于湿,块之成也,虽成于火,苟气旺而湿又何留,湿苟不留,火又何从而起,是消块不必去火,惟在于消痰,亦不必全消夫痰,又在亟补其气,盖气旺则痰消,痰消则块亦消也。

天下治痰之捷效,未有胜于此方者也。所擦之人,亦将血水擦面,妖即不能暗击矣。

Leave a Reply